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横店群演片酬群众演员缺乏权利保障机制图

来源: 时间:2018-10-24 18:10:26

横店群演片酬 群众演员缺乏权利保障机制(图)

横店群演片酬

横店群演片酬的曝光引起了友的热议。群众演员招聘的标准低,群众演员的片酬也低,与正牌演员的片酬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拍戏难免会受伤,明星拍戏受伤会受到各方的关注与慰问,而群众演员受伤却无人问津也难以维权。

横店影视城官出示“横店影视城群演招聘条件、工资表”,其中各种分工都有不同价格,分类非常详细。在片酬方面规定得也很详细,但“仅作参考,以实际发放为准”。 8小时工作制的话,40元每天;加班费为,超时后每小时加5元;超过零点,每小时加10元,而5点之前起床拍戏的话,是10元每小时。而在这一行中,“武行”算收入比较高的,一天200元,开口费20元起,如有台词的话,就会加钱。抬棺材、戴孝5元起,“挨真打”30元,演妓女有身体接触工资翻倍……而关于群演演员的招聘条件是,男演员要求165厘米以上,女演员则在155厘米以上,高中以上文化程度。该参考中称当普通演员,

群众演员缺乏权利保障机制

许多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要保障群众演员的利益,可以建立一个协会性质的群众演员机构,发挥类似职业介绍机构的作用,如此一来,既能缩小剧组以及群众演员之间的交易成本,又能将群众演员纳入到机构,通过组织的力量来保障群众演员的合法权益。

群众演员地位的弱势,加上没有适当的市场规制,使得这个行业被普遍认为是最易于盘剥的对象,处处受气、层层盘剥的现象在他们身上体现得甚为惊心。浸淫在这个行业一年以上的群众演员,基本都有被骗的经历,有被招聘中介骗的,也有被“群头”骗的,以至于很多群众演员只能无奈地采取最原始的工作方式,即每日蹲守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等候熟悉的“群头”挑选。

有些地方为了拍摄方便,由一些“群头”在影视拍摄基地旁租建院子,“圈养”群众演员。比如北京八一影视基地、怀柔基地、河南黄河滩基地、涿州影视基地等,都有这种“圈养”的模式,这种交易方式相比直接由“群头”把群众演员推荐给剧组,多了一个环节:“院主”。由院主负责召集的群众演员,既要给安排演戏的“群头”一笔回扣,又要被院主克扣部分薪金,生活就更加困窘。

“圈养”式对于群众演员来说,虽然能解决他们拍戏的戏源问题,但容易被“群头”从经济上控制住,利益得不到保障,有时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虽然群众演员的利益一直受到侵害,但苦于处在弱势地位,他们有时面对盘剥也很难声张。据丰台警方相关人士透露,常常有群众演员报警声称自己被殴打、被克扣酬劳,但由于缺乏证据,最后都立不了案。

“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群众演员市场是‘二道贩’的市场,而不是群众演员自身的市场。部分“群头”掌握着剧组资源、群众演员资源,群众演员只有依靠“群头”搭桥才能获得被雇佣的机会。在剧组——“群头”——群众演员这一链条中,群众演员处于“食物链”的底端,没有谈判议价的机会和能力,只能被动挨宰。

另一个困扰群众演员行业的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群众演员加入剧组拍戏,基本上不会签订合同,他们与“群头”也大多是口头约定,报酬按天计发。

群众演员这一行业,之所以不签订劳动合同,有多方面的原因。

一是行业特殊性,群众演员并不直接受雇于某一用人单位,而是与各剧组之间形成一种松散的合作关系,不受剧组的管理,也就是不具备劳动关系的典型特征。

二是群众演员的权利意识淡漠,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群众演员与剧组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主要靠口头约定,即使是最核心的内容如劳动报酬计算方式也是靠口头约定,双方一般不签书面合同,这种建立在人际互信基础上而不是契约上的合作是非常脆弱的。

三是缺乏相应的法律规制,群众演员与影视公司(剧组)的关系不具有典型的劳动关系特征,但这种特殊的用工形式究竟该如何规范,也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群众演员没有劳动合同,说白了就是没有用人单位的个体劳动者,职业风险很大。他们没有稳定的工资收入来源,更没有社会保险与住房公积金,也没有其他社会保障,发生伤害事故时维权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