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150名少女被传销组织骗至广东茂名组图

来源: 时间:2018-09-08 17:10:35

150名少女被传销组织骗至广东茂名(组图)

今天我们也来关注一群丢失的孩子,不过,和被拐卖的儿童不一样,这些孩子是年纪在20岁左右的女孩,他们的家长为了找回失踪的孩子,从全国各地不约而同赶到了广东茂名,可有的家长在这里已找了20多天,仍然没有任何下落。

从端掉的传销窝点里家长看到,那个场面都很惨,好多人都住在一起,混着睡,吃的东西是从菜市场捡来的别人扔下的菜叶,这些情景们让家长更加担心。

最近60名孩子的命运引起了大家注意,10月27日,公安部打拐办在公安部站“宝贝寻家”栏目公布了首批已解救但未查清身份来源的被拐儿童的信息,这两天就陆续有几个孩子找到了自己的父母。

今天我们也来关注一群丢失的孩子,不过,和被拐卖的儿童不一样,这些孩子是年纪在20岁左右的女孩。他们的家长为了找回失踪的孩子,从全国各地不约而同赶到了广东茂名,可有的家长在这里已找了20多天,仍然没有任何下落。这些孩子已经是20上下的成年人了,怎么会突然音讯全无?他们的家长又怎么全都跑到茂名找孩子呢?来看看我们的调查。

外出打工的女孩音讯全无,加入传销离奇失踪

10月24号深夜,在广东省茂名市的这家小旅馆里,见到了来自湖北潜江的漆贤伦,他来这里寻找她的女儿漆娟娟。

漆贤伦:“我是10月8号来,已经半个多月了。”

:“有消息吗?”

漆贤伦:“没有,没有任何消息。”

他叫张君太,来自河南,他来这里找她19岁的女儿张小颖。

张君太:“到处找,找不到。”

同样是在漆贤伦住的这家旅馆,我们还见到了其他几位来寻找孩子的家长。他们来到茂名都已经有十几天,但至今仍然都一无所获。

家长:“他妈妈在家头发都急白了。”

家长:“不找到,我们就不回家了。”

这些家长告诉,来找孩子的不仅是他们,其他的家长分散住在茂名市区的其他地方,加上他们总共有十多个人。那么,这些家长为什么都不约而同地来到广东茂名找人呢?他们的孩子到底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们究竟会在哪里呢?

漆贤伦告诉,他的女儿今年24岁,在哈尔滨一所学校担任英语老师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今年暑假结束后,女儿的一个高中同学打来,说是在广东茂名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待遇也不错,希望她过去工作。

漆贤伦:“就是到这边来茂名石化,茂名石化有一个,有一个行政的职位吧,叫她来看一看。”

看到女儿有些心动,又是熟人介绍,漆贤伦没有细想,便答应女儿去茂名看看。但女儿到达茂名的当天,漆贤伦就感觉她有些反常。

漆贤伦:“当时她老是打不通,打通了以后没人接,我连续打了半个小时都是没人接,后来她接了以后,她说她出去吃饭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这边什么情况,肯定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吧,当时也没有怎么在意这个事。”

感觉不大对劲的漆贤伦于是跟女儿提出要去茂名看看。但被女儿一口拒绝。

漆贤伦:“她说那么远你跑来干什么。”

女儿的一系列反常举动,让漆贤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10月7号,漆贤伦赶紧买了火车票赶到了茂名。但是,当漆贤伦找到女儿提供的工作地址时,了解到的情况让他大吃一惊。

漆贤伦:“我当时问的时候,那个门卫说,我们这个厂部,我们这个石化总部没有向外界招过工,没有这回事,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孩子在我们这个地方,没有这回事。”

而这个时候,不管漆贤伦怎么打女儿的,要么打不通,要么始终无人接听。

漆贤伦:“现在几乎是大海捞针一样,确实太难了。” 追查传销窝点,线索断了又断

这些女孩子好好的工作不要了,大老远跑到人生地不熟的茂名加入传销组织,随后就杳无音讯。难怪他们的亲戚朋友会这么着急。

可是这些千里迢迢赶来的家长,想在茂名寻找一个失踪的女孩,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从定点蹲守,到走街串巷的搜索,他们想了各种办法,可孩子的下落仍然没有丝毫线索。这些家长能找回自己的孩子吗?

画面上的这个男孩名叫郑飞,今年21岁,他来这里寻找他女朋友小娇。

郑飞:“她今年20岁,湖北咸宁的。”

郑飞告诉,他和女朋友小娇是同学,之前在深圳一起打工。10月2号,小娇接到老同学谢蓉的,约她到茂名,然后一起老回家。在小娇到达茂名的当天晚上,郑飞就去了,但接的却是他们的同学谢蓉。

郑飞:“谢蓉说你放心好了,她在这边很安全,我当时心里感觉就不对,然后就继续打,然后打了一夜没人接,第二天我打了一天还是没人接,我就感觉这事情肯定很严重。”

郑飞感觉事情不妙,赶紧跟单位请了假赶到了茂名。但是半个多月过去了,他没有找到女友的任何消息。

郑飞:“没办法,这边的情况真的没办法。”

一种不详的预感始终萦绕着漆贤伦。女儿到底在茂名做什么?究竟怎么样才能找到女儿呢?漆贤伦首先想到的是向警方报案,但是从警方那里得到的反馈信息,让漆贤伦大吃一惊。

漆贤伦:“你这个案件是传销的,我们市里有一个专门的打传办,打传销办公室,这个地点设在市工商局,你到那边去看一看,你到那边去报个案,这样我来到他们的打传办。”

正是在茂名市打击传销办公室,漆贤伦碰到了来找他女朋友的郑飞,以及其他全国各地来这里找孩子的家长们,他们的遭遇都基本相同。

漆贤伦:“我就说我们都是找孩子家长嘛,我们是不是可以都聚在一起,住在一块,相互有个照应,找的时候人多嘛,可以相互帮助。”

从这以后,根据从公安、工商部门那里得到的传销人员作息时间和大概聚集区域,家长们每天都会三两个人一起,分头在茂名市的小区、公园、街道四处奔走寻找。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点有用的线索。

漆贤伦:“我们都是5点钟开始起床,起床以后就到当地的公园、广场、江边,看到那个场景真是触目惊心,好多传销人都聚集在一起,一般都有30、40左右,他们都在那里拿个小本本,他们所记的东西,就在那里念,在那里喊,在那里叫。”

10月25号一大早,跟随漆贤伦和其他几位孩子家长来到了茂名人民广场,在一处水池对面果然聚集着几十个穿着白色衣服的青年男女。

漆贤伦:“有些人员就对着一棵树就这么吼叫,说你来干什么,发财的、赚钱的,真的像发疯一样这些人,好象中了邪。”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除了自己到处蹲点找线索,漆贤伦和其他家长有时也会跟随茂名工商局打传队一起行动。

漆贤伦:“我们也跟着他们去,也希望在他们找的那个地方找到我们自己的孩子。”

尽管前前后后端到了10几个传销窝点,但是这些窝点里不仅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传销窝点里的情景们让家长更加担心。

漆贤伦:“我看到他们那个窝点里面,看到那个场面都很惨的,惨兮兮的,都是睡地铺,好多人都住在一起,男的一间,女的一间就这么混着睡,吃的东西,他们吃的东西就是从菜市场捡来的那些,那些别人扔下的东西,菜叶,真的好伤心的,当时我看到那些场景我看到,我的姑娘肯定也是在这个里面受着同样的罪。”

而来自河南的家长张君太接到的这条短信,更是让漆贤伦和家长们不寒而栗。

“老不死的东西,你女儿现在我手里,乖乖地把钱给我打到账号上!要不然老子天天折磨她,把她拉去做小姐。”

从清晨到深夜,从小区到街道,漆贤伦几乎转遍了茂名市区的各个角落。时间一天天过去,漆贤伦对于女儿的担心也在与日俱增。

漆贤伦:“她妈妈现在急得都生病了在家里,我在这里每天、每天基本上也不能睡觉,不能休息,整天就想着那个事很恐怖。”

尽管身心疲惫,漆贤伦还是每天拿着女儿的照片,在茂名的大街小巷四处打听。

群众:“这个女孩我们没见过,如果看到了我会给你打的。”

群众:“没有见过。”

漆贤伦告诉,几天前,茂南区一家包子铺的老板说曾经见过他的女儿。10月25号下午,跟随漆贤伦再次来到了这家包子铺打听消息。

包子铺老板:“没看到过,这么长时间就没看到过,但我很留意的,从你给我那个相片看,我很留意的。”

这个老板还清楚,当时漆贤伦的女儿是从门面的左手方向的路上走进来的。根据这个信息,我们决定跟随漆贤伦去那个方向的居民区再看看。但就在这时,和我们一起的郑飞突然接到了一个。

郑飞:“她给她舅舅说她地址,那个卖的衣服,她手的左边是卖衣服的,右边是她的住的地方,她说都是农村的房子很破的。”

听到这个消息,郑飞显得非常兴奋。 郑飞:“我心里静下来了,起码人是活着的是吧,人没事。”

沿着一条小巷子,我们大约走了20分钟,来到一条热闹的大街,在巷子口对面就是我们所要找的服装批发市场。但是我们根本无法确认小娇居住的地方。

正当我们准备放弃寻找时,郑飞告诉我们,他看到了骗小娇来茂名的那个女同学谢蓉,郑飞迅速跟了上去。

为了不被发现,我们一直保持很远的距离,但这样以来,我们很快就跟丢了目标。尽管在这条路上,不断有传销的人走过,但再也没见到谢蓉的踪迹,一条重要线索又断了。

:“在这,那现在怎么办?”

郑飞:“你们要是先忙,忙其他的,我得把这个点盯死了,好不容易有点线索。”

:“你怎么盯点呢?”

郑飞:“我把那一片三层楼的都给他找过来一遍。”

尽管马上到手的线索,又断了。但这些找孩子的家长还是看到了一线希望。

现在各种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他们的孩子都是被传销组织骗到茂名的。而一旦到了茂名之后,这些孩子就失去了人身自由,被胁迫加入传销组织,继续欺骗更多的家人朋友。

家长们能否在茫茫人海中找回自己的孩子呢?

这件红色的衣服(上图)是窝点被扣女孩放的作为确认地址的标志信号,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联络准备,由工商、公安等多个部门组成的联合打传队伍迅速集结起来,端掉了这个窝点,同时,还找到了附近三家传销窝点,在这几家窝点,没能找到自己的孩子家长们只能在地上不停寻找这些传销人员的通讯录,希望能从里面找到孩子的线索。

农民进城后没有很稳定的工作,出租房屋成为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而传销人员则一直是城中村民的主要客源,这已经不是什么公开的秘密,茂名市打击传销办公室副主任陈波认为,在这种经济条件下,想要从根源上打击租房给传销人员的房主,确实很难执行。

家长们能否找回自己的孩子?传销为何如此猖獗?

前面我们看到,十几位从全国各地赶到广东茂名的家长,心急火燎地寻找他们的孩子。

这天晚上,郑飞和其他几个家长一起,在服装批发市场附近蹲守到了深夜。尽管这次蹲守仍然没有什么收获,但是这天晚上,小娇的舅舅再次给郑飞打来,说他已经和小娇约好,26号一早小娇会把一件红色的衣服挂在三楼,作为确认地址的标志信号。那么,通过这个信号,郑飞和家长们能不能找到小娇住的地方,救出小娇呢?

郑飞:“我们跟她约好了,把一件她很显眼的衣服挂在那,粉红色的挂在外面,是的话她肯定在里面,那就把她端了。”

10月26号一大早,心情急切地郑飞和连夜从广西赶来的小娇舅舅一起,再次来到了茂名服装批发市场附近的居民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寻找,他们果真看到了一栋居民楼的三楼阳台上,挂着一件小娇的红色衣服。

得到这个消息后,家长们迅速赶到了茂名市打传办,要求他们赶紧采取行动,打传办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我们准备出发了。”

“很有可能就在那个地方出现的。”

“如果人家的孩子找到了,我替人家高兴。”

广东茂名市打击传销专业队副队长刘建华:“准备发上行动。”

:“怎么行动?”

刘建华:“准备,我们力量可能要加强力量,已经通知工商所了,工商所待令了,公安的,警察局的,还有房管局的,中级人民法院的,好几个部门准备都来管理,如果那个点让我们抓破了,彻底的清理掉。”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联络准备,由工商、公安等多个部门组成的联合打传队伍迅速集结起来。

“别让他们跑了,都别动。”

在这个传销窝点,郑飞果然找到他的女朋友小娇。

:“你知道这是传销吗?”

小娇:“我知道。”

:“当时想出来吗?”

小娇:“当然。”

:“那怎么出不来吗?”

小娇:“是啊,我每次出来,如果从那个地方来这个地方的话,他会找几个人跟我一起,就在旁边守着我,不让我走。”

:“你现在出来了什么心情?”

小娇:“很复杂。”

在小娇的引路下,执法人员又找到了附近三家传销窝点。

在这几家窝点,家长们都没能找到自己的孩子。他们只能在地上不停寻找这些传销人员的通讯录,希望能从里面找到孩子的线索。

随后,警方又端掉了一个称中村里窝点,从这家传销窝点出来的时候,周边的居民告诉漆贤伦,他们今天早上还见过他的女儿。

“我们见过的,今天早上还从这里走过去,肯定不会错的。”

和女儿的擦肩而过,让漆贤伦感觉十分失落,也更加焦灼起来。

漆贤伦:“现在心里很急,急得就是,这是现在唯一的线索,这个线索如果一断以后,就再也找不到,就更难了,我照片也给他们看了,他们就更要转移了。”

在26号的打击行动中,仅仅一个上午执法人员就捣毁了5个传销窝点,抓获传销人员50多名。但遗憾的是除了郑飞找回了自己的女友小娇,其他几位家长的孩子都还没有找到。

但现在他们已经越来越接近传销组织。这个时候,家长们的心情反而变得越发焦灼,因为他们担心,打草惊蛇之后,他们的孩子会被传销组织转移,再找起来只会更加的困难。他们还能不能见到自己的孩子呢?

10月27号一大早,又一个好消息传来,在26号晚上,河东派出所的民警在一个传销窝点找到了19岁的河南女孩张小颖。

张小颖:“她想走,她走不了,有人控制着,上厕所都不停的催你,快点快点。”

张君太:“他们其他家长的话,没有找到,我们心里也是不舒服,是这样的,我们心里也是不舒服,我们想在这里,陪他们全部都找得到,我们的意思呢,把茂名搞传销的全部给它打掉。”

尽管一个个传销窝点被捣毁,一个又一个孩子被找到,但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又不断有全国各地的家长来到茂名寻找他们的孩子。

茂名究竟有多少传销窝点,又有多少全国各地的孩子被骗到这里从事非法传销?具体数字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茂名市打传专业队办公室的电脑上,发现了这样一组信息,今年以来,仅仅报案和来茂名找孩子的登记人数近150人,而其中被解救出来的仅仅是少数。 漆贤伦:“我们走在大街上,看到茂名的这些传销的真是太狠了简直是,太多了满街都是几乎,随时都可以看到他们这些传销的人员在大街上走,你们可以出门去看一看。”

在采访中,茂名当地的一些居民向我们反映,非法传销在当地已经有上十年的历史,对这些人他们非常反感。

:“茂名传销有多少年了。”

市民:“有十多年啊,打都打不走。”

那么,为什么非法传销在茂名能够猖獗这么多年呢?今年非法传销主要集中的地方在云南的蒙自、广西来宾等这几个经济欠发达的二三线城市。

陈波,茂名市打击非法传销办公室副主任。陈波认为,非法传销之所以在当地长期存在,这与当前茂名的经济发展状况有密切关系。广东省茂名市地处粤西地区,与广西交界,属于广东经济欠发达地区。

茂名市打击传销办公室副主任陈波:“我们市区有不少城中村,城中村大部分的传销活动的场所,都在这些地方,以那些地方为主,出租屋方便,而且他好租。”

这是之前拍到的执法人员端掉传销窝点的画面,从这些画面不难看出,传销人员居住的地方,几乎都是城中村里当地村民改造修建的房屋。由于经济不发达,外来打工和做生意的人也很少,于是当地村民将这些房屋以1到2百元的低价租给了传销人员。

陈波:“这些城中村的屋主都是些农民,都是农民改过来的,所以他们从现在的角度来说,他是个弱势。”

农民进城后没有很稳定的工作,出租房屋成为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而传销人员则一直是城中村民的主要客源,这已经不是什么公开的秘密。陈波认为,在这种经济条件下,想要从根源上打击租房给传销人员的房主,确实很难执行。

陈波:“所以目前来说,我们在探讨能不能突破一下底线,在五万块以下的找个两千、一千,有个惩处,让他有个警戒性的这种就行,这种他可能就接受,他可能也起到警戒的作用,5万块到20万可能这个惩处跟实际上有一定的,有一定的人,操作难操作实际上。”

半小时观察:城市管理漏洞是传销发展的病灶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感觉到传销又回来了,昨天栏目还接到一个,是一位父亲像我们求助,准备到北海去找自己的女儿,有人说,是金融危机导致了工作不好找,所以传销组织就以介绍工作为由诱骗年轻人,所以传销有一种卷土重来的味道。

我们倒是觉得不全是这个原因,从采访当中我们感觉到,病菌往往通过破损的伤口侵袭人体,传销也是这样,总是寻找一些经济落后、位置偏僻、不引人注目的中小城市作为藏身的宝地。传销组织的这种特点,决定了我们的打击行动不能仅仅靠几个部门跟在传销组织后面尾追堵截,如果中小城市的管理依然有漏洞,还存在很多藏污纳垢的角落,传销组织就总能找到死而复生的机会。除了重罚和严打,我们应该尽早医治城市中那些发炎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