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舞蹈学校拆迁师生称被拘禁殴打

来源: 时间:2019-01-21 17:35:05

舞蹈学校拆迁师生称被拘禁殴打

昨日,北京市国际舞蹈艺术学校,几位教师手抱着头,展现21日被打的经过。

本报讯 (李天宇 实习生卢漫)21日清晨,大兴区旧宫镇,北京市国际舞蹈艺术学校学生处主任沃楠在睡梦中被破门而入的人赶出宿舍。与他有同样遭遇的同事称,他们随后被黑衣人围殴且拘禁近11个小时,并目睹了学校被拆的一幕。

现场

学校两栋教学楼被拆

昨日上午,北京国际舞蹈艺术学校院内,三层主楼和1号教学楼已成废墟,另三栋楼的门窗多被卸下,内部一片狼藉,各楼均已停电,假期先期返校的几名学生被建议暂时离校。昨日,几台挖掘机和铲车正在主楼的废墟前作业。

经大兴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科工作人员证实,该校是大兴区教委审批,于2002年成立的一所民办中等职业学校。

伤情

老师称遭黑衣人围殴

校长李天翔介绍,该校目前有学生120多人。但21日清晨,学校被拆,学校数位老师被配合拆迁的数十男子围殴。

该校学生处主任沃楠回忆,21日6点多,他正在宿舍睡觉,门突然被踹开,闯进四五个黑衣男子,掀开被子,二话不说把他从床上架起来。“你们是警察吗?警号多少?”沃楠刚一问,几个男子持硬塑警棍照头就打。

校办工作人员闫磊、教师李键铭、学生郭广州等都称遭遇这一幕。学校六位师生,左肩、前胸、后背可见外伤。

多位师生称,他们后被赶至操场,先被黑衣人喝令蹲下、双手抱头,后被推进两辆面包车内。从6时40分至17时30分,一直在车内度过。

与此同时,大型机械设备进校,将两栋楼拆毁。学校多位老师说,经初步统计,他们有十余万现金、6台笔记本电脑、相机、等物遗失。

解释

拆迁办称依法拆迁

据了解,大兴今年将拆迁64个自然村,其规模为大兴历史之最。

昨日,旧宫镇庑殿村南场拆迁指挥部赵主任称,学校在庑殿南场旧村改造项目拆迁范围。庑殿村位于城乡接合部,被列入北京市政府50个重点村城市化工程。该校所使用房屋产权人为陈某及其亲属,学校承租房屋近5700平方米。近日,该处产权人已同意拆迁,签订了货币补偿协议,并已将其所建约5700平方米房屋全部交付拆除公司。属于依法拆迁。

对于是否使用暴力,赵主任说,她当时未在场,不了解情况。昨日,大兴区政府一不愿透露姓名人士证实,当日的拆迁行动中,确有黑衣人,但未见他们打人。

大兴警方称,事发当日,有学校人士数次报警,但民警到现场后,并未发现有师生遇袭现象,对于师生们反映的黑衣人行凶情况,警方将进一步调查。

拆迁指挥部称,前日,拆迁办有关人员前往学校,与李校长沟通,希望李将其学校目前状况及时通知学生及家长,并做出妥善安排。

昨日,李校长称,该校学生的档案和学生及家属联系方式均在拆迁中遗失,目前还未找到。

■ 讲述

【学生】 “黑衣人掏‘枪’指着我的头”

● 关于“黑衣人”

该校学生郭广州回忆,当时他住3楼,几名黑衣人闯进宿舍,“把我从3楼一路打到1楼。”

“当时就被打蒙了,场面很吓人。”郭广州说,他看见其他老师也在被追打,一片叫喊声。到一楼后,他刚想脱身,一位黑衣人掏出一把矿泉水瓶长短的“手枪”,指着他的头。

郭广州确认那是把手枪,枪口比矿泉水瓶盖稍小一圈,黑洞洞的。

“你别给我找事,不然我就地解决你。”黑衣人说,郭广州当时就坐在地上,下意识地双手抱头。然而,无法核实枪的真假。

多位师生说,黑衣人至少有五六十人,很多操东北口音,黑T恤、黑裤子,有部分人头戴头盔,一手拿防暴盾牌,一手拿警棍。头盔和盾牌上写着“警察”字样。

师生们说,黑衣人将他们赶到操场后,其中一人喝令:“都蹲下,双手抱头。”随后,有12位教师、2名学生、一个两岁多的孩子被“请”进两辆金杯面包车。

对于这个细节,大兴区政府一位在场工作人员说,确实有让他们蹲下,但也就一两分钟。

学校工作人员金跃鸿说,一位黑衣人自称“我们是保安”。

被关在车里的师生们还透露,一司机曾说:“你和我们(黑衣人)说不着,我们也是人找来的,昨天(20日)晚上刚到北京,今天晚上就走。”

【指挥部】 提供面包车请师生避雨

● 关于“被拘禁”

昨日,超过8位学校师生说,他们从6时40分至17时30分,一直被拘禁在面包车里。

“被拘禁”的理由是:从在车里到11点之前,车边一直有六七名黑衣人看守,他们要求师生“不许说话,不许开窗。”女教师李佳慧说,她曾要求上厕所,被准许后,仍有两人跟在后面,并要求她露天解手。

李佳慧说,直到下午,几位女教师才被准许回楼里取钱物和证件,但这些东西已不知去向。

对此,旧宫镇庑殿村南场拆迁指挥部的解释是:当天有雨,拆除公司提供了面包车为师生避雨。

指挥部称,在部分师生想要离开时,拆迁方为其提供了雨具,一工作人员还无条件给了一个需打车离开的学生100元钱。对于不想离开的师生,拆迁方还提供盒饭、矿泉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