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白领因房租上涨微博求收留获60余邀请

来源: 时间:2018-11-07 16:17:26

白领因房租上涨微博“求收留”获60余邀请

前晚,许单单(左)正与“收留人”交流。创新工场一项目总监赵霏提供了会议室供许单单休息。本报 杨杰 摄

本报讯 29岁白领许单单因房租上涨,发微博求收留。截至目前,他已经接到60多人邀请,其中不乏女性,日期可以排满一年。

房租涨了30%

29岁的许单单目前在一家基金公司做互联分析师。

日前,许单单在微博上称,由于房租大涨,需要换一种有创意的方式解决居住问题。“所以我计划:后天起把房子退了,把行李放朋友家。每晚换一个朋友家客厅,和他喝点酒聊聊天,这样既解决了睡觉问题,还增加了和朋友们的接触、增进了感情。”

许单单说,他之前在金融街某小区租了一个60多平方米的大开间。前几天房子到期,中介将原来5000元的房租提高到6500元,“涨了30%。”

许单单开始寻找房子,但是周边小区租金都太高。在他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中介又打催他尽快搬家,“我一气之下,就在微博上发了求收留的想法。”

发邀请友大多从未谋面

当天晚上,就有四五十个人在微博上给他回复,“就说来我们这吧。”

许单单介绍,四五十个人里,最多有五个是见过的,另外有六七个是在微博上互相关注的,其余三四十个人,是以前没有见过的也没有关注过的。“这些人中,有人要提供两个月,有人要提供几天,全部加起来已经一年了。”

许单单说,其中有10个女友的邀请,全是之前没见过的。

林翠是这10个女友之一。她说,与许单单不认识,在微博上看到这个人挺不错,希望能交个朋友,“我家是两室一厅,我准备让他睡沙发。”

至于安全问题,林翠说,“觉得许单单是个正经人。而且我有男友跟我住在一起。邀请许单单,也是征得男友同意的。”

今晚可能住女友家

3月8日,许单单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活”。

许单单从租房里搬出行李,把冬天的衣服和书籍放到了朋友家中,把春夏装放到公司衣柜。

第一站是一位同行赵宇杰租住的酒店。

“畅谈了两个半小时,宇杰是传媒分析师。从互联到传媒到投资,谈得很深入。我们也算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由于之前微博交流过,一见如故。”第二天,许单单在微博上说。

许单单说,“如果去别人家,我会带睡衣、洗面奶、牙刷、毛巾。”说完,他展示了铅笔盒大小的透明包。

许单单特别声明说,不去别人家洗澡。“因为我觉得每个人对卫生的要求不一样。”每天下了班,去健身房洗澡,然后换一身衣服,到别人家里,就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3月9日,许单单来到第二站一家公司的会议室内。昨日,他住在另一家公司市场总监夏济家里。

他说,今晚住哪还没定,不过有可能去一名女友家里。

每当想这事就够累大脑的,还得不停地联系、安排,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不过是挺有激情的一件事。友“郝舒”

以前有蹭饭的,现在有蹭房的了。友“邓国坚”

现场

会议室内摆上折叠床

前晚9点,许单单如约来到“求收留”计划的第二站创新工场。

邀请者是创新工场某项目的一名项目总监赵霏。

两张折叠床,一床发黄的被褥,住在会议室。这就是赵霏为许单单准备的收留环境。

初次见面两人没有寒暄,赵霏不多说话,带着许单单参观创新工场和他负责的项目。随后,赵霏去仓库取被褥。

晚10点,赵霏从会议室的角落中取出两个折叠床,笨拙地开始铺床。不一会,赵霏的头上便满是汗珠。“我在家从来没铺过,不太会。”赵霏笑着说。

对话

“30岁前不要循规蹈矩”

对于炒作的质疑,许单单称“很怕被人误解”

前晚9时,许单单结束健身,抵达了当晚住处创新工场会议室。他对场地表示满意,随后接受采访。

新京报:你有没有想到可能会遇到的风险?

许单单:男生应该不存在被劫色的情况。其实我还是会问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你发现我答应的大部分人都是实名认证的人。我还没敢去别人的家里,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过渡,比如第一个去酒店,第二个去公司,可能明天才可能去别人家。

新京报:每天住不同的地方,会影响你工作吗?

许单单:这个是我比较担心的。每天上班很紧张,我估计晚上也是很紧张。所以每周估计会有一天两天去住酒店,或持续住一个朋友家几天,不然可能崩溃。

新京报:有友留言说,你这叫行为艺术。

许单单:我觉得算是,因为我觉得,在北京的人比其他城市的人孤独。我在深圳呆了三年,我在北京读了七年的书。在深圳,你十一点说中午吃个饭吧,大家一下就跑出来了,北京你要吃个饭,你要很早就预约,而且你轻易还懒得约人去吃饭。我就觉得,如果能够和一个朋友在家里面去坐坐聊聊天,可能一下就成了特别知心的朋友。

新京报:听说有人质疑你在炒作?

许单单:其实我很怕被人误解炒作。因为我是分析师。我说什么话,其实都是要负法律的,所以我在微博上其实都不敢乱说话的,不敢乱点评公司,所以我说话都很谨慎。

新京报:打算坚持多久?

许单单:至少会坚持一个月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常态。我就可以每周有两三天去别人家,去聊天、交朋友,另外三四天,就在自己家里过正常生活。我二十九岁,我想三十岁之前,日子不要过得那么循规蹈矩。